首页 ¦ 机构介绍 ¦ 鉴定范围 ¦ 新闻资讯 ¦ 鉴定指南 ¦ 法律法规 ¦ 学术争鸣 ¦ 典型案例 ¦ 儿童DNA数据库 ¦ 寻亲DNA数据库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争鸣 >> 学术论文
对《证据若干规定》第26条的修改意见
江西求实司法鉴定网站   www.中国司法鉴定.com 2011-11-11 10:59:45  发布人:admin 
【字体: 】  【关闭窗口】

对《证据若干规定》第26条的修改意见

              袁军   尹君

摘要:《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实施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其中有关于司法鉴定的若干规定的不适应、滞后性也逐渐暴露出来。本文通过对《司法鉴定程序通则》、重新鉴定的现状及成因进行分析,提出建议以促进司法鉴定立法体系的健全完善。

关键词: 重新鉴定  鉴定结论  鉴定资质

abstract:the implement of ”several rules on civil proceeding evidence”has already got gradual achievement.however, some of rules about the judicial examination has show its inelasticity and hysteresis quality.this article tries to bring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to promote the completeness and perfection of our judicial examination legislation system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judicial examination procedure general rule”,the actulity of reappraisal,contribution factor.

Key words: reappraisal    expert conclusion    qualification

近些年,司法体制改革的进行很大程度上是围绕着司法程序的革命。科学的、理性的以及体现时代特色的诉讼证据制度与规则已成为程序变革的核心问题。2001126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并于200241日起实施。这一司法解释的公布并实施,是我国司法审判工作上的一件大事,从技术层面而言,其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原则性与灵活性、职权主义与当事人主义、自由心证主义与法定证据主义的三个统一。[1]充分发挥了程序公正的保障机制,对于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保护民事主体合法权益,保障人民法院依法行使职权,促进和推动实现司法公正效率,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 司法鉴定体制之现状

《证据规定》的公布与实施,是对前一阶段审判方式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必要总结,更是为下一阶段审判方式改革的深入发展奠定基础。然而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推进,社会新生事物的逐步进化、规范及成熟,对司法公正与效率的科学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证据规定》中有关司法鉴定的若干规定的不适应、滞后性也逐渐暴露出来。虽近年不断有相关规范性法律文件和司法解释出台,对完善司法鉴定制度不无裨益,但内容粗细不均,规范不一,难以适应诉讼领域逐步拓宽、鉴定范围日益扩大的新情况。以下本文将对《证据规定》第二十六条提出一点粗浅的看法,以期抛砖引玉,推进我国司法鉴定制度改革的良性进展。

(一)《证据规定》第26条规定之滞后性

《证据规定》第26条:“当事人申请鉴定经人民法院同意后,由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有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鉴定人员、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指定。”本条是关于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如何确定的规定。其将诉讼过程与鉴定程序有机衔接,对启动、进入鉴定程序有了一些基本规定。但对重新鉴定如何确认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没有任何规定:其并未明确规定当事人对重新鉴定机构的共同选择应当符合何种条件;也未规定法院指定的重新鉴定机构应具备何种资质。众所周知,司法鉴定是门科学实践活动,既然是科学,重新鉴定对鉴定人及仪器设备、实验条件都有更高的要求。

(二)重新鉴定局面之混乱

以上规定的缺失给实际审判工作带来了诸多困扰。由于司法鉴定法律法规并未对鉴定次数设置上限,而各鉴定机构之间鉴定意见又没有高低之分,相同的一些鉴定机构对有些案件以同一鉴定客体,相同委托目的,就多次进行了重新鉴定,甚者竞达十次之多。造成实践中当事人如果对鉴定结论不服,就可以无休止地鉴定下去,无谓的加大诉讼成本,导致案件久拖不决。

另一方面,人民法院对外委托重新鉴定时以自编名册中选择或抽签/抓阄/摇号/随机确定鉴定机构的碰运气方式是违背司法鉴定科学的本质属性,也没有考虑重新鉴定的特殊性。因为司法鉴定是科学鉴定,单靠人的主观意思很难做到科学性。这里的科学应该是技术、仪器设备的要求。前面笔者也提到重新鉴定要求,若重新鉴定所委托资质比初次鉴定鉴定机构资质低,出现结论相左,必然导致多头鉴定、导致鉴定秩序的混乱。因为鉴定结论没有高低之分。

(三) 重新鉴定结论多样性

因人民法院对外委托重新鉴定时,没有考虑2007年司法部颁布《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9条第三款明确规定:“接受重新鉴定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资质条件一般应当高于原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而《证据规定》第26条对外委托重新鉴定又没有对重新鉴定对鉴定机构资质要求,因此,产生一案多份鉴定,例如笔者曾经参加关于签名笔迹鉴定,第一份鉴定结论是其本人所写,第二份鉴定不是其本人所签,第三份又是本人所写,第四次委托笔者鉴定机构来进行鉴定,我们鉴定结论不是本人所写。鉴定结论出去后到底以那份报告为依据查明案件事实,法官非常为难。像这样鉴定结论多样性,势必影响法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且所有鉴定都毫无意义。即增加诉累,也给当事人带来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二、2007年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公布是时代的产物,其规范了重新鉴定程序,其意义是深远的。

鉴于重新鉴定的重要地位,2007年施行的部门规章《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9:其第一款规定接受进行重新鉴定的委托,必须符合规定的五种情形之一;其更具突破性的第二款规定明确表述到:“接受重新鉴定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的资质条件,一般应当高于原委托的司法鉴定机构。”即:(省级资质)鉴定机构不应该去接受资质比自己高的鉴定机构(国家级资质)和鉴定人所作鉴定的重新鉴定。

《通则》是我国具有重大现实意义的法规,它的施行对司法鉴定机构提出一些强制性要求。[2]其明确规定了受理重新鉴定机构的资质要求。但实践中的司法鉴定冲突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当然这些问题有鉴定机构自身的问题,也有对外委托的办案单位的问题。

《通则》颁布后,为适合新形势2008年司法部出台的《司法部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开展司法鉴定机构认证认可试点工作的通知》司发通[2008] 116号文件精神与《通则》一脉相承:其具体落实并初步确立了一批能确保司法鉴定质量的国家级及省级资质的鉴定机构

鉴定机构虽说没有上下级之分,但其资质的差别是客观存在的。[3]鉴定机构要进行资质评审是从以下各方面进行审查:首先,审查鉴定机构鉴定人业务水平如何、鉴定/检查设备是否先进/精密、鉴定资料/检材是否安全充足、鉴定方法是否科学/有效、鉴定/检验环境是否达标、鉴定结果/环节是否严格把关;其次,鉴定人在鉴定活动中是否排除了来自外界的压力、情感的困扰、物质或金钱的诱惑等。因此可见,鉴定机构的资质高低决定了公众对其认知度的高低。

简言之,鉴定机构资质的高低是决定其鉴定结论证明力高低的客观保障。因此,为确保重新鉴定结果的证明力,应到资质更高、条件更好的鉴定机构中进行。2007年司法部《通则》客观反映鉴定机构的资质作用,且规范了重新鉴定程序。但该法是部门法规,在实践执行过程中,重新鉴定并没有按《通则》来实施,所以才会出现重新鉴定混乱局面。

三、建议健全完善司法鉴定立法体系

(一) 对《证据规定》第26条进行细化

证据是司法正义的基础,没有证据的司法,其正义性、公平性很难得到保障。[4]《证据规定》第26条,由于缺乏配套的细则,使重新鉴定经常受到人为因素的不当干扰,基本上没有体现司法鉴定的科学性。出现上述局面的主要原因在于对外委托及受理重新鉴定的机构的随意性。笔者建议:我国司法机关应尽快出台相应法规对《证据规定》第26条进行细化及具体解释。且应与对规范完善司法鉴定工作具有极强的指导意义的《通则》相互呼应:有必要进行重新鉴定时,应尊重科学,到资质更高的鉴定机构中进行。

(二)推进2007司法部《通则》广泛施行

2007年司法部《通则》公布至今已有进三年,但在法律界并没有具体执行,因此,司法部门应出台相应法律、法规规定:加强司法鉴定机构的管理与监督,司法鉴定机构不应该去接受资质比自己高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人所鉴定的重新鉴定。笔者曾记得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出台后,经过广大律师工作者在庭审质证过程中的广泛运用,对规范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统一鉴定管理方面取得了良好效果。因此,建议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加大协调、宣传工作,推进《通则》施行。

重新鉴定是一把双刃剑,是对原鉴定的必要检查和监督。[5]用之得当则定纷止息,运用不当则会极大的拖延诉讼时间、增加诉讼成本、浪费诉讼资源。对于目前重新鉴定机构及鉴定结论鱼龙混杂的现状,必须对重新鉴定加以正确的引导和规范,趋利除弊,树立司法鉴定的权威/严肃性,确保我国司法鉴定改革稳定、公正、高效的发展。



[1] 主编/毕玉谦 副主编/郑学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释解与适用[M],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

[2] 蔡颖 陈其生 许如苏 梁希扬,司法鉴定机构适应《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要求的探讨,中国司法鉴定[J]200706),5

[3] 胡锡庆,陈邦达,略论重新鉴定,中国司法鉴定[J]2010215

[4] 江伟.中国证据法草案及立法理由书[M].中国人大出版社,2004:1.

[5] 胡锡庆,陈邦达,略论重新鉴定,[J],中国司法鉴定,2010215

上一篇:略论委托方指定鉴定标准之弊端     下一篇:如何提升鉴定机构开展认证认可工作的内在动力
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 版权所有
中心地址:南昌市高新大道818号(青山湖交警大队旁边)
E_mail:yjyj6969@163.com 联系电话:0791-86287116 传真:0791-86287586
备案证号: 赣ICP备05010187号 Powered by Very CMS Code ©2003-07 JXBSD.COM Corporation